法治快车客户端 > 文化 > 冬天漫长的地方,安放着我的使命和信仰

        原题:冬天漫长的地方,安放着我的使命和信仰

        2016年元旦刚过,我带着做志愿者时添置的生活用品,孤身来到西藏日喀则市定结县人民法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八点的客车,天黑黢黢的,这是冬天。从市里发往定结县的车一天只有一趟,还是辆老式班车,车窗可以自由打开,但窗外挤进来的寒气,顺着额头,冻得脑瓜子疼。车里再没有人开窗,尽是一股浑浊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部分是无人区,在不断爬山下山的路途颠簸了近七小时,终于到了,四周一片枯黄,县里也只有两条水泥路。院长拉巴扎西早在车站等候,四十上下,脸色黑红,是长久在外奔波,大风和烈日的痕迹,他紧裹黑色大衣,见从客车上提箱下来的我,赶紧上前抢过箱子,握在手中,嘴里兴奋地说道:“终于盼到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记得第一天上班,天蓝得让人眩晕,空气中的寒气伴着微风冻得让人头皮发麻。院门口没有什么标志,只有孤零零的两栋新楼,但县里人都知道,这就是定结县人民法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进院长办公室,拉巴扎西赶紧给我到了一杯热水,嘴里啰嗦着:“天气太冷了,喝杯水暖暖。”与我拉扯了几句家常,转头对一旁的宋副院长说:“他以后就留在办公室吧!”宋副院长满口答应,我迟疑了一下,拉巴扎西看着我说:“没事的,你先跟宋院去,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直接找我。”其实,刚安排完我的工作,拉巴扎西就下乡了,说是有个急案,而我再见到他已是半个月之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副院长分管办公室,刚把我领进门便对我说:“今天要报好几个材料,我先写,你注意看;过一会我再教你打开内网,接收通知,以后你收到内网上的通知要先上报院长;如果院长不在,就给我。材料写好后,先别急着报送,一定要先给我看。”我一脸懵地看着他,扫了眼以后的工作地,立马转眼盯着他在做着的、以后就要由我做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伸手去拿他写好的材料,才发现手已冻得发紫,根本伸不直,他瞟了我一眼,赶紧叫我别动。随后起身出去,不大一会,气喘吁吁的抱着个取暖器进来,我烘烤了很久,手指终于能伸屈自如了。后来,整个冬天我都始终霸占着这个院里唯一的取暖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的主要工作是无休止地写各种材料,然后给各级领导、上级部门报送材料,需要多人一起分工合作。而我们院办公室当时就两个人,主任和我,主任去驻村了,我一个人是没法做的,宋副院长虽是领导,也和我一起做办公室的琐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第一次将写好材料报给宋副院长时,我满脸壮志:全文语句通顺连贯,细节描写丰富细腻。他拿着材料仔细端详好久,我心里窃喜,想着是不是要夸奖我。哪知他把材料合上,丢我面前,淡淡地扔了一句:重写!便又开始他的工作。我像被打霜的茄子,垂头丧气地拿起材料,至终,他都没有看我一眼。如此我重写,写了又给他看,看了又改,改了又写,弄了七八遍。在最后一次送给他时,我心想,再不行,我也不改了,谁说不行的谁写。终于他没叫我修改,也没看我给他的材料,只是叫我把材料放桌子上,下午去送。我听了赶紧溜之大吉。当我下午去送材料时,我发现材料跟我早上写的不一样,修改的地方都是我之前固执留下的东西,而经此一改,读起来不再啰嗦,也更有层次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送完材料,带着疑惑我又到他办公室,他依旧盯着电脑,过了好一会才发现我,问我怎么不去办公室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院,早上我给您的材料您又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转眼盯着我:“哦!我改了一下,有什么地方不对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赶紧走到他一旁,冲他坏笑:“没!你再教教我怎么写材料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迟疑片刻随即从抽屉里拿出一叠材料,从起始、格式、段落、主次等方面一篇一篇地给我详细分析。最后,他说:“材料写作你要多花功夫,拿到好的材料,要用心看、用心想,想得多了就会有自己的思路;还要用心分析,互相对比,才知道差距,才知道自己不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半个多月后,我对办公室工作,特别是写作这块,已经能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气越来越不好了,本来中午和下午, 可以晒太阳,现在却刮起了大风,风卷着沙子,击打着窗户“啪啪”作响,我看着窗外模糊一片,骂了风几句,拿起报纸,大声吼读,企图淹没风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见到拉巴扎西院长时,风沙刚过,车子裹满沙土,拉巴扎西径直走进会议室,边拍打身上灰尘边自豪地说:“终于可以结案了!”会议室又被一股不小的沙尘笼罩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副院长赶紧叫我把刚写的材料给院长审阅。拉巴扎西接过材料看了一遍,满脸疑惑:“你写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悄声说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声点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提了口气,放声喊道:“院长,是我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拉巴扎西满脸笑容地看着我,严肃地说道:“明天直接报上去吧!以后你可以慢慢学着写文书了。”我松了一口气,转头看着宋副院长,心存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西藏,有种精神叫“老西藏精神”,就是“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忍耐、特别能团结、特别能奉献”的精神。我们这里地处边疆,县城海拔4200以上,一般人站着都会喘气,而夏天特别短,冬季又特别漫长,特别缺氧,而在这里的法院人,无论酷日爆冷,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,没有忘记守一方正义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者:刘宏颖

        来源: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

时间:2018/3/24 22:36:08
来源:法治快车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