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治快车客户端 > 文化 > 小法庭里的大故事

        原题:【法律人生】小法庭里的大故事

        距离上次去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丰南镇法庭,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印象最深的仍然是法庭二楼拐角处,那棵长在旧花盆里的小芦荟。这里每天都是匆匆的身影,匆匆的脚步,很少有人留意到它。在等肖斌庭长的过程中我拍了张照片给它,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依然觉得很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喜欢“温暖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说,一个人是温度,两个人是温暖。那么,一群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记得去法庭前一天晚上,临下班时,我翻开了那本很久没有打开过的院志。上边清楚记载着:丰南镇法庭始建于1980年,原名胥各庄法庭,是丰南法院唯一一个建在城区的基层法庭。法庭的规模不大,却几乎承担了全院三分之一的民事案件。

        经历了近四十年的栉风沐雨,有人在这里穿上了审判服,有人在这里奉献了全部青春。当然,这里也迎来了很多人送走了很多人。印象中,法庭装修过几次,唯一没变的是这里的人们对审判事业的坚守。

        去之前,我给肖斌庭长打了电话。他说:“年底了事情很多,可能没有时间接待你。”我连忙说:“没关系,我采几个镜头,你们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起那天我在门外等他,当时他正在接待一位电话来访的当事人。十几分钟过去了,电话依然没有打完。于是,我跑到楼下的审判庭补拍了一些镜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庭的是肖梅法官。

        法槌敲响的一瞬间,思绪不由自主回到很多年前。想起我们的第一次见面,想起我们在一起的四年。那时,我经常听她讲起她的法官梦。两年前,她如愿加入了向往已久的队伍。想起那天我在电梯里碰见她,她说今天我开了人生中第一个庭,还有哪里做的不够好。想起这两年她的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很好,很多人劝她回到自己熟悉的综合部门,她一直笑着在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她小小的身影坐在空荡荡的审判庭里,看着我的镜头里那张严肃坚毅的侧脸,突然泪水就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记得那年冬天的一个周末,我问过她一个问题:“是什么让你对这份职业如此偏爱?”她说:“责任吧”,简单的三个字。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和她一样的年轻法官在默默坚守,我只知道他们对这份职业的热爱远超我所想象,也远超你所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急了吧?我们这天天都这样。”肖斌庭长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。此时的他已经换好了工作服,要赶着去行政审批中心查封不动产,同行的还有晓梅姐。途中我们要先回机关盖章签字,楼上楼下好一阵忙活。我跟在他们身后加快了脚步,却怎么也跟不上他们的步伐。看着累得满头大汗的我,我听见晓梅姐说:“习惯了就不会觉得累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每天的忙碌已然成为他们早就习惯的日常。只是我依然在想,习惯了就真的不会累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不算寒冷的冬日清晨,当我再次来到这里,内心的感受和上一次并没有什么两样。肖梅姐和孟大哥正准备去审判庭,晓梅姐正在调解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,马哥正赶着去银行冻结存款,肖斌庭长刚从机关办完事回来……一整天下来,忙着开庭审理案件的、忙着做当事人调解工作的、忙着外出送达法律文书的……一切都如往昔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意间留意到小马手上的伤。她满不在乎地说:“订卷的时候不小心订到自己手上了,缝了好几针呢”,转头又埋入摞了很高的卷宗里,像是在讲着别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忙碌着,甚至顾不上和我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外一阵热闹,文字工作者的高度敏感让我第一时间跑了出去。原来是当事人给立超姐送锦旗来了。我没有仔细看锦旗上写了什么内容,却记住了那个六十来岁的老大爷脸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很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你,还有些分不清他们的名字。其实,我更愿意此刻的你,把他们看成一个集体。他们有着相同的名字,相同的信仰,也有着相同的热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出门,我特意把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同事带在了身旁。回来的路上我问她:“过了今天,你还要继续你的法官梦吗?”她笑了笑说:“比以前更坚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我仿佛看到角落里那株小小的芦荟,在不经意间早已长出了新芽。

        文:张瑜

        作者单位: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

        来源:天平文化月刊

时间:2018/2/12 21:49:49
来源:法治快车客户端